欢迎访问莱特莱德哈尔滨水处理设备公司!
领先流体过滤与分离技术解决方案服务商

Leading fluid filtration and separation technology solutions provider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公司介绍 工程业绩 技术资料 联系我们

"仇和式治污" 铁腕治滇 "滇中调水"能否救滇池?

2009-11-17 09:38:49
仇和式治污
 
滇池污染问题严重,治污措施落实不到位等问题等待着素有铁腕书记之称的仇和。在江苏省副省长任上,仇和即分管环保,对于治理太湖他曾提出过一些新思路新做法,来到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他把那一套也带了过来。
 
2008年1月3日,到昆明履新仅6天的仇和提出“治湖先治水,治水先治河,治河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治人先治官”的新思路。同年3月27日,滇池流域主要入湖河道正式明确实行综合环境控制目标“河(段)长负责制”:35条入滇河道,由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主要领导各担任一条河道的“河长”,河道流经区域的党政主要领导担任河“段长”具体组织实施,对辖区水质目标和截污目标负总责,实行分段监控、分段管理、分段考核、分段问责。
 
“上至29位昆明市级领导,下至滇池流域12个乡镇长,都有具体的责任和相应的考核目标……把生态环境指标作为干部政绩的硬指标,坚决实行‘一票制’。”仇和在市级四套班子全体成员扩大会议上说。
 
据报道,仇和推行河长制速度之快让当地环保官员感到震惊。据透露,仇和下车伊始就实地勘察滇池流域的大小河流,很多时候环保部门都不知道他在微服私访。
 
在仇和的强力推行下,各级官员都行动起来。已经退下来的原云南省副省长牛绍尧,在仇和的治污体系中得到一个新职务:滇池主要入湖河道治污的总督导长。“他是很有资历的老领导,现在工作很扎实,很认真,因为看到了治理滇池的希望。”云南农业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院长张乃明说,每个月都有一次的“昆明滇池水流域督导联席会议”,像牛绍尧、张乃明等退休官员、专家学者、党政领导都要参加,现场办公,现场解决问题。
 
“仇和的规矩,除非你正在医院里动大手术,否则必须到场。”牛绍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仇和则亲自担任盘龙江河长,当地媒体报道说,仇和多次对盘龙江综合整治进行实地调研、现场办公,还3次率队全程徒步近27公里进行检查、督查进度,无论烈日还是雨天,从上游到入湖口全程巡查下来往往要花一天的时间。随后,仇和还带头在盘龙江畔种下了“河长林”。其他河道的“河长”也纷纷行动起来,徒步巡查、现场办公,利用雨季栽种“河长林”。
 
“政府治理滇池的力度、强度和魄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对这一届市委市政府也抱有愿景。”云南大学生命与化学学院副院长段昌群说,他期望滇池治理在一定时间内能出效果,国家也需要这样一个成功的模式。但昆明发展与保护的压力和矛盾很大,尤其是快速发展及其对滇池可以能产生的滞后效应让他感到担忧。
 
“大昆明”计划与滇池之重
 
“滇池的问题出在水体,要和昆明一系列的发展通盘考虑,而环境问题也要放到全省的经济发展中去考虑。”段昌群说,作为省会城市的昆明,承担了太多云南省发展经济的功能,而有些功能可以让省内别的城市来分担。
 
8年前,段昌群和他的研究小组在《滇池流域城市化进程与区域生态经济容量的变化特点》课题中即指出:“在以昆明为中心的城市化进程中,其发展速度已远远超过了滇池流域生态环境可以接受的程度。滇池流域生态系统对经济社会的支持能力已经达到极限,长期以来一直是超负荷运转。”
 
8年过去,昆明人口、面积规模仍在持续扩大,而一个雄心勃勃的“大昆明”计划正在实施。按照“大昆明”计划,昆明将在彻底改造滇池环境的基础上,从远离滇池建城改为围池建城。
 
本报在今年3月曾报道,国有房地产开发企业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已在新规划中,取得了环湖东路沿线4.18万亩(近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一级开发权,即将没有经过动迁和平整的土地改造为能够直接兴建房地产项目的土地,并交付给政府公开出让。

经典工程案例

提交时间: